一个女孩拉着一个红色皮箱出现在了报道的人群中,城里的孩子一向放暑假

舞低杨柳楼心月 《剑网3》南皇七秀COS

2014/02/26 15:37:25| 来源:互联网 | 小编:小天 | 已有[0]人评论我要评论

图片 1

图片 2

01  校园  日  外

相关资源:

角色:七秀cn:林落RINCHAL

摄影:林巽

化妆:林落RINCHAL后期:林落RINCHAL

图片 3

图片 4

图片 5

图片 6

图片 7

1234下一页尾页在本页阅读全文

2017.12.7 星期四 阴

(1)那年,被打的孩子

一个女孩拉着一个红色皮箱出现在了报道的人群中。来来往往的人都看着她,这时一个男孩走了过来

林落今天结婚,顾晨起了个大早,精心打扮,准备盛装出席,好歹是他爱了六年的姑娘。

第一次见到白星儿的时候,林落十岁。

男孩:同学,你好,你是什么系的?

顾晨和林落是高中同学,大三时林落去顾晨的城市旅行,顾晨以地主之宜招待了林落。

城里的孩子一向放暑假,而乡下的孩子却是放秋假,从林落上学前班开始,每逢暑假,他就被送到乡下奶奶家,乡下教书的老师是爸爸的朋友,只要爸爸打个招呼,他就可以背着书包去蹭课。

说着想要将皮箱从她手中接过,女孩并没有回答他,只是看了他一眼,然后躲过他伸过来接皮箱的手。

两个人再见倾心,在林落回去之后便确立了关系。

十岁这年,林落像往常一样去了教室,虽然只是暑假才来上几次课,可是这么多年过去了,他和这里的每一个同学都很熟,他擅长交际,更乐于表现自己。

女孩“不用”

毕业之后顾晨去了上海,林落义无反顾的跟随而去,两年的异地恋正式终结,幸福的生活似乎迈上了小小的步伐。

林落坐在了第三排刚转学离开的那位同学的座位上,前面就是白星儿。

女孩独自拉着皮箱径直往前走去。

七月的上海,闷热的气息,顾晨早早的等在了出站口,也许是异地恋的时间太久,两个人见到彼此都有些激动,却又不知如何迈开脚更快的到达对方的面前,就那样慢慢的走到了对方跟前。

乡下的生活总是轻松自在的,三四点下课,还不到吃饭的时候,孩子们一个个风一样跑回家扔下书包,又一阵风似的聚集在村口。林落从奶奶家出来,远远的就看到围了好多人,当他走近的时候发现被围着的那个人正是白星。

02  宿舍  日 内

顾晨提前租好了房子,大概是提前整理过了,看着整齐而又干净,向南的窗户投进一束束光,整个屋子看着很明亮。

林落看了一眼白星儿,她瑟缩的看向这边,十岁的林落并不懂什么大道理,但是那一刻他颇有优越感的想他是城里来的孩子,他表现的应该和他们这些村里的孩子不同,于是他走过去制止了他们,十岁的林落要比同龄人高半头,那些女生啧啧了几句也就走了。

独自完成一切报名的事宜后,林落来到了宿舍,宿舍里早已有了来报道的舍友,看着舍友的父母帮着她们把床铺铺好而女孩只能一个人独自收拾,想到临走之前和父母的争吵……

林落的目光在房间里扫了一圈,看着房间里仅有的一张床,有些局促“顾晨,房间里好像只有一张床?”

林落拉着白星儿的手回家,他走在前面像个小英雄一样问:“你刚才为什么看我,你是觉得我能帮助你是吗?”

03  宿舍  日 内

“额……”,林落的问题顾晨有些不知所措,耳朵瞬间红了起来,“那个……你睡床,我打地铺”。

“我在看我妈。”白星儿用力的抹了一把眼泪,她被围住的时候,她的妈妈就站在几米外看着。

影 儿 :林落,我们去吃饭吧。

“不然……”,林落也想不到更好的方案,便没有继续说下去。

回家给白星儿拿了个月饼,和她并排坐在屋檐下,看着她狼吞虎咽的模样,那个时候的林落从心底里是瞧不上她的,她的邋遢,她的懦弱,还有她身上穿的那件蓝色短袖,是林落去年穿剩下的,穿在她身上是那么滑稽。

林  落:你们去吧,我不去了。

在上海的第一晚,林落听着顾晨不近不远的呼吸声睡了过去。早晨起来时,顾晨已经去上班了,地上的铺盖整齐的叠好放在角落的凳子上,床头柜上放着一份早餐。

晚上林落问奶奶为什么又拿他的衣服给女孩子穿,奶奶说:“你个小兔崽子,总比扔了强。”林落翻了个白眼,没再说什么,反正自己衣服穿在那个白星儿身上也不是一次两次了。

舍友乙:哎,你们说这是林落第几次拒绝和我们一起出去了?

吃完早餐,林落便马不停蹄的开始找工作,她虽然不知道房租多少,但是在寸土寸金的上海,估计怎么也便宜不了。

那晚,林落才知道白星儿是被抱养来的。

舍友丙:不知道,她好像永远那么高冷,也不和我们一起出去。

一周后,林落进入了一家金融公司,做行政专员,薪资3000一个月,试用期三个月。似乎还来不及看一看繁华的都市,便匆匆迈入了生活。

奶奶说白星儿刚满月的时候就被抱来了,那个时候刚到四月,北方乡下的四月,家里冷的很,那孩子只比林落小了一周,村里的人都去家里看热闹,奶奶也去了。奶奶说那个时候她就在想,和我家落落一般大,又黑又圆的眼睛,满脸透着灵气,只是可惜了送到了这种人家。

星 辰:算了,不管她了。饿死了,我们走吧。

冬天悄然来临,在北方住习惯了的林落,对于南方没有暖气这件事有些难以适应。自从上个月房东来收房租,林落看着顾晨交出厚厚的一沓房租以后,空调这种奢侈的东西是再也不能用了。

白星儿的爸爸是个侏儒,妈妈是个傻子,她妈嫁给她爸两年也没个孩子,她大姑在城里,当时正搞计划生育,夫妻都是职工的只能要一个孩子,白星儿是个女孩儿,一生下来就被送人了,只是她的亲生父母一定没想到是送到了这种家庭。

林落远远的看着她们离开的背影,缓缓的低下了头。

于是每天晚上睡觉都像是和生命做对抗,冰冷潮湿的屋子总是冒出一股阴森的气息。

更不幸的是白星儿到白家不到一年,那个女人就怀孕了,虽然全家都担心生出来的是个傻子或者侏儒,可每一个人都在期待着她的出生。

林  落:唉,我也想……

那天晚上,林落洗完澡哆嗦着走进房间,顾晨正窝在她的被窝里。看到林落进来,顾晨立刻从被窝里弹了出来,摸着后脑勺说“落落,你别误会,我怕你一会儿冷,我提前帮你把被窝捂热”。

其实妹妹的出生,对白星儿并没有多少影响,就像没有妹妹的时候,她也是由奶奶带着的,爷爷奶奶对她还算不错,只是家徒四壁又能好到哪里去呢。

04  校园  日 外

林落没说话,只是眼泪却没来由的往下流,一股温热的感觉。

那个时候白星儿的爷爷总是在骂街,只要谁说了句白星是抱来的,他铁定会站在他们家门口骂上个几天,久而久之也就没那么多人说了。

夕阳下,林落一个人坐在秋千上,戴着耳机,远远的看着在她前面嬉戏玩耍的人们。夕阳将她一个人的影子拉得很长……

“落落,你别哭,快进被窝去,别冻着了”,顾晨第一次看到林落哭,有些不知所措,一个劲的把林落往被窝里塞。

白星儿六七岁的时候,奶奶去世,爷爷的棺材也订好了就摆在炕上,白星常常趁着爷爷不在的时候躺在里面睡觉,那里,她觉得比外面要安全。

05  宿舍  日 内

被窝里确实暖和,林落坐在被窝里看着顾晨掀开铺盖在地上铺开,“顾晨,不然今晚你睡到床上来吧”。

(2)那年,夕阳、羊群和你

影儿:我们帮一下林落吧,我们毕竟是一个宿舍的,不要让她感觉到我们在孤立她。

“额……真的吗”,顾晨有些惊讶又有些兴奋,只是没用多久便立刻冷静下来,“没事,地铺也不冷”。

林落在乡下待了一个多月,临走的时候他对白星说:“我和我那几个哥们儿说好了,以后谁欺负你,你就找他们,等寒假的时候我带好玩意儿给他们。”

星辰:可是,不是我们在孤立她,而是她不屑于理我们,我们还是不要管她了,随她吧。

“顾晨,你到底是睡不睡过来”,林落看着顾晨的反应又气又笑。顾晨又犹豫了一会儿,才像个小媳妇一样,抱着枕头爬到床上去。

白星儿信了,就这样她等了两年。


儿:不要这样,林落只是不喜与人接触,我们要是孤立她,会让她感到更加无助的。

林落把头靠在顾晨的肩上,顾晨却显得有些沉重,“落落,你要是冷就开空调,不用给我省钱的”。

十岁那年的冬天,北方下了有史以来最厚的一场雪,林落不仅寒假没回来,就连过年都没回来。白星靠在火炉旁,掰着手指头算,过了年还有五个月就该林落放暑假了。

其余的人也都劝着星辰。

“没事呀,我有你这个大暖炉不需要空调”,林落拉起顾晨的胳膊揽在了自己肩上。那一晚,林落在顾晨的怀抱里睡得特别暖。

可是,过了年,林落就五年级了,暑假的时候,他开始各种补习,学习累的时候他也会想起乡下那种轻松自在的日子,也会想起白星儿,想着她会不会也会偶尔想起自己。

星辰:那好吧。

春运在寒冷的冬日里婆娑而来,林落和顾晨连着抢了两天票都没抢到,第三天的时候,顾晨打电话告诉林落,“落落,我抢到票了”,林落欣喜若狂,从那天开始便盘算起了回家的日子。

小升初等成绩的那几天,林落才再次回到了乡下。

星辰一脸不情愿的答应。

除夕放假前一天晚上,林落催着顾晨收拾东西回家,顾晨却一直不紧不慢。

时隔两年,他已经不是以前那个爱说大话的林落,他变的沉稳了很多,不再走街串巷的疯玩儿,而是整天躺在炕上补觉,晚上就坐在屋檐下听爷爷絮叨以前的事情,偶尔会有以前的玩伴路过,打声招呼或坐在门口的石头上闲聊几句,白星儿每天黄昏都会从门前路过,手里拿着干枯的树枝赶着一群羊,过分夸张的抬头挺胸,从他们面前走过,不会侧脸,更不会说一句话。

影儿:林落,走上课去。

“落落,我过年不回家了,公司新系统上线,需要人值班,我作为新人被留下来了”,顾晨在林落发飙前如实招认。

“她呀,有大半年不和我们说话了,听说她亲生父母要来接她,她就不理我们了,不过这都大半年过去了,也没见她亲生父母来,八成是不会来了,她呀,天生就那命。”其中一个玩伴说。

影儿唤了一声林落。

相关文章

admin

网站地图xml地图